鬼龍篇    鬼:“吼,我是鬼,我要嚇死你!”

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 鬼龍目不斜視,不知道從哪兒掏出一瓶MILK,“咕咚”“咕咚”喝掉,然後捏著瓶子,很拽地轉過頭,下巴一揚:“我說小鬼啊,你要不要也來一瓶MILK啊?臉色這麼不好,當心腎虧啊,很丟我們異能行者的臉哎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鬼的額頭上出現三條線。—_—Ⅲ

 

夏天篇    鬼:“吼,我是鬼,我要嚇死你!”

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 夏天:“對不起,你的臉靠太近了,我,看不太清楚。”

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  鬼:“是嗎?”退後兩步。

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夏天:“你剛剛說,你要嚇我,對嗎?”

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 鬼:“對啊!”

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 夏天小心翼翼地說:“可是,我沒有被嚇倒耶。”

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 鬼的自尊心受到嚴重打擊,抱頭痛哭。

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 夏天於心不忍,說:“要不這樣吧,我們再來一遍,說不定我就會被嚇倒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 鬼:“真的?”

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 夏天滿臉誠懇地點頭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鬼思考良久,愧疚地拍拍夏天:“兄弟,你真是好人,我決定,不嚇你了!”

 

鬼鳳篇    鬼:“吼,我是鬼,我要嚇死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鬼鳳懶洋洋地從沙發上站起身:“我的媽呀,你該不會以為這樣就嚇倒我了吧!”然後伸手捏住鬼的臉,拉到距離自己一公分處,上看下看,左看右看,眉頭越鎖越緊,最後冒出一句:“你該做面膜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 鬼愣住:“啥?”

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 鬼鳳開始自我陶醉:“不過你這個小卡,再怎麼努力,也不可能像我一樣,成為萬千少女心目中的偶像。我可是鐵時空裏,最帥,最強的,超級賽亞人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 鬼無語。

 

夏宇篇    鬼:“吼,我是鬼,我要嚇死你!”

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 夏宇很不友好地盯著它:“你,你想幹嘛?搶錢啊?”

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 鬼:“……我不搶錢。”

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 夏宇:“那你想幹嘛?”

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 鬼:“不幹嘛……就是想嚇嚇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 夏宇:“你給我一百塊,我就讓你嚇。”

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 鬼:“……那我還是走好了……”

 

鬼娃篇    鬼看見鬼娃帶著貞子散步,還沒開口就被嚇跑了。

 

夏美篇    鬼:“吼,我是鬼,我要嚇死你!”

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 夏美惡狠狠地從眼角瞪著它,手伸向脖子上的封龍貼。但隨即另一個念頭在腦海中閃過,於是她扯開嗓子喊:“小蘭蘭,救命啊!有鬼啊!我好怕怕啊小蘭蘭!快來救我呀……”可是直到她嗓子叫啞了也沒見半個人出來。

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 鬼竊笑,但瞬間就被電成了黑煤球。

以上為D-club家人《ljy0229》發表 感謝感謝!


夏流篇

鬼→我來嚇你囉
阿公→雄哥,拿我的剋魔跋出來一下
鬼→什麼是''剋魔跋''?
阿公→夭壽呀..你連這個都不知道,看招先
鬼→嚇的屁滾尿流,先閃



獵士篇

鬼→我來嚇你囉
獵士→聞了一下鬼身上的特殊味道對他說
''我對你沒興趣''
鬼→那你對什麼有興趣?
獵士→我只對吃的有興趣
鬼→昏倒......


韓克拉瑪 寒篇

鬼→我要來嚇妳了
寒→驚雷,你感應到些什麼不對了嗎?
鬼→耶?怎麼她手上拿的是什麼東西?
寒→哈哈,你遇到我是你活該,飛映殤德 嗚啦巴哈
鬼→啊......《被電焦啦....》
寒→惹毛我的人就是這種下場



以上為''小婷''發表!

修篇      鬼:“吼,我是鬼,我要嚇死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修很奇怪地看它一眼,繼續彈他的吉他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鬼惱火地在他耳邊大叫:“喂,你有沒有聽見我講話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修無謂地聳聳肩:“我們東城衛只彈琴不嚇人。在我守護終極鐵克人的任務完成之前,我決不嚇人!”說完轉身就走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鬼留在原地,一臉敬畏。

 

灸舞篇    鬼:“吼,我是鬼,我要嚇死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灸舞慢條斯理地舔完十根手指頭,滿足地感歎:“哇,真是太好吃了!”扭頭看見鬼,拉著它坐下,然後又撕開幾包零食:“來來來,一塊兒吃,別客氣,吃飽了,有力氣了才能嚇倒人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於是鬼吃零食因為太美味而忘記自己來這裏的目的。

 

蘭陵王篇  鬼:“吼,我是鬼,我要嚇死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蘭陵王幽幽地說:“我的家人全都死了,冰心也死了,我活著還有什麼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鬼喜出望外,嚇他的時候卻被七星咒反彈致死。

 

A chord 鬼:“吼,我是鬼,我要嚇死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A chord誇張地大叫:“What’s up man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鬼又重複一遍開場白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A chord拿出鬼音叉開始敲:“我跟你說,我可是東城衛的主唱,要是我被嚇死,那東城衛豈不是要垮臺了……而且,如果我真的被你嚇死,傳出去豈不是要笑死人了……所以,我作為東城衛的頂樑柱,決不能被你嚇死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鬼早已被震得七孔流血。

 

雄哥篇    鬼:“吼,我是鬼,我要嚇死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雄哥拿出烏風欲將其一次解決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鬼嚇得“撲通”跪下:“求求你,饒了我吧,要我做什麼都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雄哥大喜:“那,你幫我嘗嘗我新研製的‘蚯蚓蛤蟆蜘蛛大麗花水草湯’,看看味道怎麼樣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鬼的臉“刷”的一下黑了:“……您還是給我一槍吧!”

 

姑姑篇    鬼:“吼,我是鬼,我要嚇死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姑姑兩眼呈鬥雞眼狀:“蛤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鬼提高音量:“我說……我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聽得到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鬼被噎得沒話說,並且成為過兒嘲笑的對象。



 

灸舞篇  這樣應該會比較好
 
鬼:“吼,我是鬼,我要嚇死你!”

灸舞慢條斯理地舔完十根手指頭,滿足地感歎:“哇,真是太好吃了!”扭頭看見鬼,拉著它坐下:“來來來,雄哥剛才給我準備了便當 吃不完 一起吃嘛!”

鬼看見盟主的便當 就一直吐 吐到腳軟

以上思想為D-club家人《dtliying》發表 感謝感謝!


阿公篇
   
鬼:“吼,我是鬼,我要嚇死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阿公直挺挺地坐在沙發上打呼嚕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鬼惱火地湊近他耳邊,大吼一聲:“老傢伙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阿公瞬間睜大眼睛,然後斜著眼珠子看鬼:“你是誰?靠這麼近,你是想跟我玩親親哦!”

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鬼立即縮回,乾咳一聲,說:“我是鬼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還沒說完,阿公已經開始憤懣:“我說現在到底是怎樣?是人是鬼都往我們家跑!當我們家是收容所啊!白吃白喝不說,看見你們這些妖魔鬼怪我就不舒服。一個蘭陵王和哪個葉赫那拉家的死人已經讓我很不爽了……這個家,到底是誰做主啊!說,是夏天,還是夏美讓你來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鬼很是委屈:“……我不是來找收容所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來幹嘛?”問完以後阿公愣了一下,然後盯著鬼:“你是哪位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 鬼汗,猶豫著又說了一遍:“我是鬼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阿公不知何時拿出剋魔跋,對這鬼“鏘”一下,鬼倒地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阿公又開始碎碎念:“哼,想趁我那三個金孫都不在,欺負我這個老人……我夏蘭荇德流,簡稱夏流,好歹也是‘滅’的守衛者,得過**枚鐵膽榮譽勳章,受到盟主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收起剋魔跋轉身的時候又看見鬼的屍體,阿公對著它左看右看:“怎麼有人躺在我家?”用腳踢踢,沒反應。“不管他,先拖出去再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於是鬼被阿公拖到院子裏扔掉。

寒篇           鬼:“吼,我是鬼,我要嚇死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寒立即握緊驚雷,擺開架勢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鬼突然尖叫:“你不就是那個傳說中的最美麗的實心殺手嗎!我好崇拜你的!說著它兩眼冒心心,還呈現出花癡狀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寒不為所動,冷冷地說:“我已經有夏天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鬼撇撇嘴:“哦,酷妹,夏天那個呆頭呆腦的傢伙,他有哪點值得你喜歡啊?他才配不上你勒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寒大怒:“不許你說夏天的壞話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可憐的鬼,因為說夏天的壞話而被驚雷打爆頭。

火焰使者篇  鬼:“吼,我是鬼,我要嚇死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火焰使者頭頂著一大團火剛抵達地球,他打量著鬼:“我這次來,是為了清除三分之二的惡人,你並不在我的名單上,請走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鬼叫囂:“我偏不!我偏不!我就是要嚇死你!”由於太激動,鬼渾身的毛髮都豎立起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火焰使者心想:“有意思,居然能見到被惹急了的鬼是什麼樣子,看來我這一趟不虛此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鬼仍在挑釁:“來啊來啊!有種你就讓我嚇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火焰使者實在看不下去了,最終將世界一切歸零,順帶將鬼重新變回了人。—_|||


任晨文瞎秘蛙哥篇  鬼:“吼,我是鬼,我要嚇死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任晨文嚇得往後跳一步,看清鬼以後自言自語道:“我說美美姐啊,沒事又亂養小鬼幹什麼……而且這只鬼還長得……”任晨文突然手做蘭花指,做害羞狀:“……那麼像人家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身後的瞎秘蛙哥連聲附和:“對對對對對,怪不得我覺得它長的這麼醜,又有點眼熟呢,原來是長得像我們家大佬……這美美姐什麼時候品味變這麼差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鬼和任晨文同時惡狠狠地看向他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又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說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到底是誰說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瞎秘和蛙哥的手同時指向可憐的後者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鬼搶先一步,抽出任晨文的拖鞋,把蛙哥抽得半死。

斷腸人篇    鬼:“吼,我是鬼,我要嚇死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斷腸人突然湊到它面前,帶著詭異的表情說:“我知道你是誰在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鬼反應了半秒鐘,接著說:“我要嚇死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斷腸人又立即伸出一根手指頭,在鬼面前晃:“那不重要!重要的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於是鬼開始等他的下文,無奈斷腸人一直保持著那個POSS,卻憋不出一句話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等到花兒都謝了,鬼終於按捺不住,拍案叫道:“喂,我還在等呢!你怎麼不說了!”

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斷腸人一臉失落:“好了好了,我也想不出要說什麼……”然後他眼珠子一轉:“這樣吧,你點點兒什麼,我免費招待!比如說,珍珠奶茶?”他一邊說著一邊緩緩向鬼靠過去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殊不知,斷腸人“珍珠奶茶”的名聲早已被大東和脩一夥兒廣泛散播與金、鐵時空,令人聞風喪膽,連鬼也被嚇得落荒而逃。


原來家人們都很厲害,腦筋動很快
思考都很天馬行空 超有趣滴!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lovelilv0503 的頭像
lovelilv0503

登''唐''入室 ''禹''眾不同 ''哲哲''稱奇 最愛還是你

lovelilv050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0)

發表留言